• 2018年2月电影[2018-02-25]
  • 2018全年彩图库[2018-02-24]
  • 2018跑狗一语中特一目十行开什么[2018-02-24]
  • 118图库彩图118论坛[2018-02-24]
  • 正版内部黄金一肖二码[2018-02-24]
  • 香港王中王资料论坛挂牌开奖[2018-02-24]
  • 香港九龙118图库彩图[2018-02-24]
  • 内部精准一句中特2018[2018-02-23]
  • 超准三个半单双[2018-02-23]
  • 家野肖公式规律[2018-02-23]
  • 曾道人发财宝典内幕玄机[2018-02-22]
  • 大了透开奖结果查询开奖结果[2018-02-22]
  • 香港博彩网三肖中特期期准天下彩[2018-02-22]
  • 铁算盘一肖中特[2018-02-22]
  • 曾道 图库[2018-02-22]
  • 大小单双龙虎规律[2018-02-21]
  • 三肖必中特期期准1[2018-02-21]
  • 白小姐玄机报[2018-02-21]
  • 稳赚包六肖大姐心水平特一肖[2018-02-21]
  • 255255con有钱人高手论坛[2018-02-20]
  • 绗旇叮闃 > 迟来的爱情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失忆的开始
      

      我听着文秀的话,听着她的想象,听着她编织的梦,我竭力让自己不要融入到她编织的画面里去,然而这话像酒,听着听着就有点微醺的感觉了。

      文秀依旧说着:

      “我去高考,你送我去考场……”

      人在黑暗里呆久了,渐渐地适应黑暗,就仿佛拥有了黑暗的眼睛,黑暗里的东西也便逐渐地依稀可辨出个轮廓来了,文秀的脸的轮廓是用细线条勾勒出来的,虽然在黑暗里影影绰绰的,却依旧能感觉到它的生动柔和——这像文慧。

      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文慧的时候,在老教授家的门口,那一刹那,我毫无防备,在开门前的任何时间里,我没有想到门后面的那个人将从此贯穿我的整个人生——就算没有她的人,也有她的气味,她的思想,她给我留下的记忆,就算记不起她的容貌,她的声音,却还记得脸庞的轮廓,柔和的,用细线条勾勒出来的——这轮廓和文秀简直太肖似了。

      我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柔美的轮廓,想起了两年前和文慧的点点滴滴,从第一次相见念念不忘到利用老教授“逼迫”她陪我看第一场电影,再到渐渐失去她的联系,又突然柳暗花明,她因为妈妈生病,“利用”了我,我直接去了她家,再到后来,见到乌黑的蝴蝶夹子,我伤心欲绝,后来被打了劫,又迷失了路,文慧的妈妈她们在山里找到我,在山路上我第一次和文慧相拥。

      我想到这里,浑身的细胞都为之颤抖起来,是的,那是我第一次拥抱文慧,我的身体表现出来就是像触电一般剧烈地一抖。

      然后我的脑袋突然“嗡”地一声响,如同再一次撞在山崖边凸出来的石头上一般,一切记忆随着这一撞,突然地模糊起来,又或者直白点说,脑里的画面直接停留在刚才想象里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我在山边路上拥抱着文慧,可是突然不记得前面的任何画面了。

      我为什么会抱着文慧?

      文慧是谁?

      虽然几秒钟后我又想起来前面的画面,但我可以肯定,这几秒钟里我脑里的画面确实是定格在我拥抱文慧这一刻,是个静态的画面,我竭力思考,前面的一切却是空白的,这有点放录像机时的突然卡带,不能前进,不能倒退。

      所以说,我的选择性失忆其实真正开始是从我掉下山崖头撞在石头上开始的,而且是一点一点逐渐蔓延的,所以在我沉海前写下的利用关于我与文慧的记忆编织而成的小说,是根本不全面的,那时候已经遗忘了太多东西,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小说里并没有提到蓝少爷、大姐这样的人,也没有提及文慧帮助李伏龙绑架我这一类的事情——可能越是不可思议越让我觉得害怕或者不能接受的事情就先选择遗忘了——这选择,就好像电脑删除文件一样。

      只是删除干净是在沉海后变成植物人的两年时间里,那两年里大脑其实还一直在选择性地删除记忆,以至于醒过来后删除了和文慧有关的任何记忆。

      在暗室里,文秀讲了很长的一段关于她编织的她和我的梦,我沉吟半响,对她说:

      “我刚才仿佛突然失忆了。”

      文秀疑惑道:

      “什么?”

      我想了想道:

      “刚才我突然短暂地遗忘了很多记忆,我甚至问自己‘文慧是谁?’”

      文秀还没有说话,我又道:

      “会不会我的脑袋在石头上撞坏了?”

      文秀“啊”了一声道:

      “我也会经常出现明明记得很清的一件事,突然就想不起来了,这是因为你的注意力突然被别的事情吸引,导致你原来想做的事情或者原来所想的事情突然被‘覆盖’掉了,这很正常。”

      “不!”我非常肯定地说,“这和你所说的‘工作记忆’绝对是两件事,我刚才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好比电脑上的文件被删除剩下一片空白留在原来的地方。”

      文秀不再回话,过了一会,她突然说:

      “如果真得能够删除记忆,你就在出了这间暗室后删除掉一切关于这间暗室的记忆。”

      她说完了,我刚要回话,突然觉得两片嘴唇堵住了我的嘴唇,淡淡的幽香从鼻孔里送进去,直击我的五脏六腑,我目瞪口呆,不敢喘一口气,也不记得她的嘴唇在我的嘴唇上停留了多久,又是如何离开的,总之我想是不应该的,我想推开她,但只是想,身体却并没有这么做。

      文秀一边哭一边说:

      “对不起,我知道不应该……”

      我道:

      “是的,不应该,你知道我爱你姐姐。”

      “我知道,我知道,”文秀哭着说,“正是因为你爱姐姐,你卑微地爱着姐姐,可是姐姐一次一次地伤害你,这本不关我的事,我知道,就算是我姐姐,感情的事,她是她,我是我,可是真得很奇怪,姐姐越伤害你,我就越心疼你,同时也会有愧疚、自责感,有时候甚至会觉得伤害你的不是姐姐,而是我自己,是我自己亏欠对你的爱,所以我要偿还,我要好好爱你,然而我又知道,我不能,因为我知道,你爱的是姐姐……”

      “你爱你姐姐,然而对于我的,叫同情,不叫爱,况且,你自己也说了,你知道我爱的是你姐姐。”我打断了她道。

      文秀没有说话,隔了半响,低低地说:

      “或许你说得对!”

      “我刚才做了错事,天大的错事,从这出去以后,能忘掉这一切吗?”她说。

      “可以的。”我说。

      然而真得可以吗,我其实不确定。

      “你骗我的,姐姐一定会知道,啊,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她又哭起来,而且越来越大声。

      我害怕这哭声,因为哭声中的伤心。

      我轻轻地搂过她的腰,她呆了一呆,将头伏在我的肩上,我道:

      “出去一切就忘掉了,就算望不到,就算你姐姐知道了,她并不爱我,她不在乎这一切,更加也不会怪你,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你心底里也其实知道这一切事情,最简单的,如果你知道你姐姐爱我,你也绝不会做刚才的那,那件事。”

    看过《迟来的爱情》的书友还喜欢

  • 2018年2月电影[2018-02-25]
  • 2018全年彩图库[2018-02-24]
  • 2018跑狗一语中特一目十行开什么[2018-02-24]
  • 118图库彩图118论坛[2018-02-24]
  • 正版内部黄金一肖二码[2018-02-24]
  • 香港王中王资料论坛挂牌开奖[2018-02-24]
  • 香港九龙118图库彩图[2018-02-24]
  • 内部精准一句中特2018[2018-02-23]
  • 超准三个半单双[2018-02-23]
  • 家野肖公式规律[2018-02-23]
  • 曾道人发财宝典内幕玄机[2018-02-22]
  • 大了透开奖结果查询开奖结果[2018-02-22]
  • 香港博彩网三肖中特期期准天下彩[2018-02-22]
  • 铁算盘一肖中特[2018-02-22]
  • 曾道 图库[2018-02-22]
  • 大小单双龙虎规律[2018-02-21]
  • 三肖必中特期期准1[2018-02-21]
  • 白小姐玄机报[2018-02-21]
  • 稳赚包六肖大姐心水平特一肖[2018-02-21]
  • 255255con有钱人高手论坛[2018-02-20]